你知道什幺是你「做得到的事」和「做不到的事」吗?

浏览量:554 发布于:2020-06-18

了解「做得到的事」和「做不到的事」

我刚担任总编辑时,《生活手帖》编辑部包括计时工在内,总共有十八个人,如今只有八个人。虽然也有人问:「只剩下不到半数的人,工作没问题吗?」我深信这种变化无论对公司还是编辑部都很好。

虽然工作人员的人数只剩下不到一半,但杂誌本身的实力并没有减弱。相反的,我认为目前的团队比以前更有实力。事实上,编辑部内部照常运作,分工更清楚,发行量也不断增加。

总编辑的工作之一,就是让每一位编辑负责适当的工作。

比方说,对有能力翻身上单槓的人提出建议,「只要这样就可以做到」;对于只会「跳上单槓往前翻下」的人,则安排擅长教翻身上单槓的人和他搭挡。

原本需要两个人协助才能完成翻身上单槓的人,经过多次练习,学会了一个人也可以完成。只要能够独立完成翻身上单槓的人增加,就可以把「虽然很擅长协助别人,但无论怎幺练习,也无法独立完成翻身上单槓」的人安排在其他部门,或是做其他的工作,于是,编辑部内的人数自然就减少了。

编辑部成功瘦身,工作的品质也自然上升了。

或许有人认为,对那些不管如何都无法完成翻身上单槓的人说:「无论你再怎幺喜欢,无论再怎幺努力,做不到的事就不必勉强。」真得太残酷了。

我倒认为明知道对方做不到,却不断鼓励对方:「你试试看」,其实更残忍。明知道对方做不到,却声援对方:「你总有一天可以做到」或许是一种关怀,但并不诚实。不诚实的关怀就是欺骗和敷衍,这种关怀无法为双方带来幸福。

既然做不到,就让对方认清事实。既然做不到,不如趁早放弃。我认为在工作上,应该正视这个问题。

《生活手帖》原本有一个摄影部门,有几位摄影师在摄影部门工作,他们都喜欢拍照,以此为业。多年来,并没有专人为这些摄影师拍回来的照片做后製,所以,编辑部内有一条默然的成规,「只要拍得不是太离谱,无论作品好坏,都会直接採用」。以前的杂誌出版环境允许这样交差了事。

我当上总编辑后,重新检讨了照片的品质,发现这些照片并不足以吸引具有鉴赏力的读者。于是,我提议「认真思考照片的品质问题」。

当时,我们针对具体的事例,依次检讨「以后需要怎样的照片」以及「照片太差,不符合标準」的情况。

我并非要求摄影师去拍高难度的照片,只是认为既然是工作,照片的品质必须在水準以上。当时的照片并没有达到这个水準。

讨论之后,我们了解「该挑战哪些事」,摄影师第一次面临了「需要练习翻身上单槓」的状况。

很遗憾的是,即使经过多次挑战,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独立完成翻身上单槓。于是,我提议「先锻鍊手臂肌肉」。大家都照做了,但没有一个人成功做到翻身上单槓。「那就从锻鍊大腿肌肉开始吧。」我只好降低标準提议。结果还是不行,于是,又要求他们练了腹肌,去慢跑。最终结果是—无论做任何训练,还是无法完成翻身上单槓的目标。

最后,只好决定解散摄影部门。有人去了业务部,有人去了管理部,有人在其他公司找到了自己的出路。

虽然这种事很难向当事人启齿,但只要花时间好好沟通,当事人一定能够理解—改行是自己的「最佳出路」。

因为,我并没有一开始就认定「你不会翻身上单槓」,事实上,也请当事人多次尝试。尝试之后仍然失败时,当事人会最先发现严峻的事实。

放弃「喜欢的事」很痛苦,说破对方「做不到的事」也很不好受,但是,虽然对方不会翻身上单槓,但或许他很会翻跟斗,只是无法在翻身上单槓这件事上发挥实力而已。

只要有勇气了解「做不到」的事,接下来一定可以找到「喜欢且擅长的事」,于是,就可以开创新的道路,看到不一样的风景。

不需要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翻身上单槓,有的人很擅长翻跟斗,也有人可以专攻侧翻。

自己最喜欢、最擅长什幺?如何能够对他人有帮助?怎样可以赢得别人的欢心?

在不断尝试、不断失败的过程中,一定可以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。发挥自己的优点和专长,才能轻鬆迈向人生路。

我做总编辑时,很希望每个人都在自己「喜欢和擅长的事」上大显身手,所以,只要我能力所及,就会立刻採取行动,相互帮助。

比方说,只要对方能够提出企画,迈出和顾客接触的「第一步」,之后,我就可以提供完整的协助。于是,很多人都会鼓起勇气动起来。

具体来说,当年我接手重整这家杂誌社,将案子交给年轻编辑时,会在确认由他主导的基础上,增派另外两名编辑「支援」。

一旦有了这种团队体制,即使是有点冒险的案子,即使是缺乏经验的年轻编辑,也「绝不可能失败」。

当这个案子获得成功后,「下次只派一个人手协助」。

下一次的案子也获得成功时,「再下次由你一个人挑战」。

经过多次训练,年轻的编辑也能独当一面。

假设有两个小孩子在公园里,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单槓。

这时可以先走过去向他们打招呼。因为有时候无法了解小孩子真正想做什幺。

比方说,你可以向小孩子提议:「想不想试试翻身上单槓?」小孩子可能会摇头说:「我没玩过。」

我能理解这种心情。面对第一次做的事总是充满不安,并非只有小孩子会退缩。

但是,「想做,却感到不安」的心情往往和「想试试看」的心情并存,所以,只要消除小孩子觉得自己「做不到」的不安,为他準备「鼓起勇气的舞台」。

这种方法并非只适用于小孩子,感觉下属或后辈想要挑战以前没做过的工作时,就要为他们準备「鼓起勇气的舞台」。这就是主管的工作。

不妨告诉他自己可以提供协助,让对方安心。「只要你跳起来,我会在一旁推你一把」。

如果只说协助太抽象,仍然无法消除对方的不安,可以小声地告诉他:「你要鼓起勇气,只要你一蹬地面,我一定会伸手帮你。我不会眼看着你掉下来,别担心,我会帮你的。」

如此一来,对方一定会鼓起勇气纵身一跃。

摘自《放下包袱的轻生活练习》

你知道什幺是你「做得到的事」和「做不到的事」吗?

Photo:Sascha Kohlmann, CC Licensed.